当前位置:多多看书>都市言情>www.三级片 > 龙的新生 第17章 成王败寇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龙的新生 第17章 成王败寇

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这场战争的落幕,比魏斯想象的来得更早。在他从诺曼帝国返回洛林之后仅仅三个多月,诺曼人要求停战的消息便从前线传来。前一阶段,联邦军队在诺曼战线高歌猛进,大有摧枯拉朽之势,但当他们推进到了诺曼帝国中部和北部地区,所受到阻力骤增。诺曼人的工业所设施虽然被炸毁了许多,但首都圈以及西部的生产能力还保存着一定的完整度,诺曼军队也还没有在任何一场战争中遭受灾难性的打击,他们元气犹存,精神支柱也未彻底崩裂,再加上诺曼军民的“游击战”,联邦军凭武力结束战争的期许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这样的背景下,诺曼人主动要求停战,人们自然而然地觉得这很可能又是诺曼人的阴谋。然而没过多久,双方真的在诺曼帝国境内的小城波利坐下来谈判了,而且,代表诺曼帝国前来跟联邦商议停战事宜的,是战争爆发前退出诺曼军队现役序列的“独眼路易”此人是皇帝霍亨施陶芬四世的亲弟弟,曾担任帝国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是在帝国上层和军队颇具威望的人物。

谈判期间,各种消息纷纷传回联邦境内。作为西线的重要后援基地所在,传到洛林来的消息通常是较为及时和准确的。通过军方人士,魏斯得知诺曼人之所以放弃他们筹备许久的反击战略计划,提前向联邦求和,是因为帝国高层又一次发生了剧变。但是,包括魏斯在内的大多数人都猜错了方向掌握军权的巴拉斯王子并没有借着战争的机会一跃而成为了帝国的主宰者,反而是一直以体弱多病形象示人的阿尔伯特王子在摄政的位置上向他的亲密同盟“开战”。一夜之间,诺曼军队的总参谋部被端了个底朝天,以巴拉斯为首的众多军队高级将领遭到秘密囚禁,罪名是违背帝国和人民的意愿发动战争!

作为诺曼帝国的全权谈判代表,“独眼路易”面对联邦方面的深深质疑,拿出了令人信服的诚意,甚至接受了联邦方面提出的引渡战犯、通过国际联合法庭对其进行审判的苛刻要求。当然了,有人出来背了开战的锅,留给阿尔伯特皇储的自然是一顶内心热爱和平、在军方威逼之下无奈同意战争方案的帽子。通过“独眼路易”传递出来的信息,是老皇帝霍芬施陶芬四世无法履行职责的岁月里,这位年轻的皇储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跟好战的军方周旋这般解释似乎也合情合理联邦方面本来就不打算对诺曼帝国的领土实施永久占领,这次诺曼人同意改变延续了数百年的军事制度,比起任何一种形式的占领和战争惩罚都要来的更加彻底,怎会感到不满意?

于是,双方在商定一系列的停战条款之后,迅速在小城波利签订了停战协定。短短一天之后,数以百万计的诺曼军队在纵贯千里的战线上停止了与联邦军队的敌对行动。

因为有过深刻的教训,联邦军队这一次设定了严格的停战条件,并在停战生效后严格的执行。诺曼军队如约撤退到指定的待命区域,联邦军队的大股作战部队停止前进,只派出若干的监督组和监督员进驻诺曼军队的指挥机构,对他们的每一支部队乃至于大中型作战舰艇进行密切监控。

接下来,便是令外界无比关注的战争罪犯移交。诺曼人将以巴拉斯为首的200多名高级将领和参谋人员押送到了小城波利,联邦军队在此接收了这些特殊的战争罪犯嫌疑人,然后把他们押到了位于诺曼帝国、威赛克斯王国以及联邦之间的弗里斯,在这个名义上的中立地带,选择古老的米拉要塞作为战犯关押地,并联合组建战争法庭,对这些诺曼军人的战争罪行进行调查和审判这注定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在此过程中,诺曼军队按照停战协定,将庞大的军队分批次解散,武器运往制定地点封存。

在诺曼军队大幅度削减规模之时,进入诺曼帝国的联邦军队也逐步撤回到联邦本土,并予以复员。随着战争的落幕,重建并振兴在战争中被摧毁的社会经济秩序,重新成为了魏斯和洛林人的重任。遥想当年,初创业时,洛林还是有些家底的,而这一场战争,双方数十万军队在洛林展开了多轮厮杀,再加上战争后期联邦空军的猛烈轰炸,战争结束后的洛林几乎一穷二白。好在跟上一场战争结束后完全靠自身力量组织重建不同,这一次,联邦向诺曼帝国索要了战争赔偿。尽管双方协定的最终赔偿金额比联邦方面提出的数字要少了许多,但那毕竟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洛林政府的财政税收近乎从零开始,所以,第一批战争赔款一到位,魏斯领导的行政机构便制定了精细的使用计划:首先是重建医疗、教育机构,恢复能源和交通设施,让重回家园的民众得到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其次是恢复工业生产,包括矿产开采、金属冶炼、机械制造。

上一次洛林工业腾飞,得益于以魏斯为首的洛林工业者联盟动用各种经济手段为工业建设助力加码,金融杠杆发挥了神奇的作用,这一次,他没有将老办法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而是依托地方行政长官的号召力以及民众战后重建家园的热情,走了一条计划经济的路线。这看起来是一种倒退,但在启动资金有限而劳动力、技术人员并不缺乏的情况下,这种计划经济的方式在特定的时间发挥了更加显赫的作用,而且带来了更加可观的社会效益。按照计划,只需要短短一年时间,因战争而中断的交通设施80%以上都可以得到恢复,而整个洛林的工业体系得以在既有的经验基础上进行重新布局。

在整个联邦都处在战后重建期的特殊时代背景下,洛林人将最快的速度恢复交通,优先建立劳动密集型的矿山和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基础冶炼企业,并且利用重建的机会引进更加高效的机械设备,将各种金属产品源源不断地销往其他地区。在洛林州政府和洛林工业者联盟的积极组织带领下,洛林人用各地重建所急需的金属和化工材料换回了现成的机械设备,将它们集中到水运便利的中东部地区,并在梅森以北建立了全新的洛林工业区。

经过全面细致的考量,洛林人再次选择了他们钟情的内燃机动力作为规模化工业的核心技术,进而延展与之相关的汽车产业、航空产业以及农林工矿设备制造业,形成有计划、有层次的布局。在金属冶炼和机械制造之外,他们还努力进军无线电通讯产业。虽然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技术上的空白,但借着战后重建的机会,他们得以引进代表当时最先进技术的生产设备,并依托洛林高等教育的初步成果建立了若干技术科研机构,并在州政府不遗余力的支持下迅速发展壮大。

洛林的社会经济工业重建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从弗里斯传来消息,审判前的调查取证已基本结束,针对诺曼帝国军官团队的战争罪行即将进入公开审判阶段。此前,洛林州政府应战争法庭的要求整理了各种证据,配合调查员充实了指证诺曼人在占领洛林期间犯下各种战争罪行的证据,而在这个时候,魏斯收到了战争法庭的邀请信函,这个由多国法官组成的特别法庭希望他能够出面指证这群诺曼军人在战争期间所犯下的罪行。

对于这样的邀请,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抵达弗里斯之后,魏斯了解到公审开始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已经非常充分,在如山铁证面前,无论那些诺曼人如何辩解,都不可能洗脱他们犯下的战争罪行,唯一的悬念在于最终的量刑。

在公审开始前,魏斯得到了一次前往米拉要塞探察的机会。总的来说,这里的监禁生涯没办法跟过去那种雍容华贵纸醉金迷的贵族生活相提并论,但比起那些受到战争荼毒的普通平民来说还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当然,平民是自由的,而他们却只能在这小小的要塞里活动,一年到头也只有寥寥无几的机会能够见到亲友。

魏斯再次见到巴拉斯王子时,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颓废,也没有失去理智,相反,他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居然出人意料的平静和透彻。魏斯没有向他行礼,而是像老相识一样打了个招呼,并且揶揄道:“这可不是你当初设想的美好世界。”

“我想过各种可能,这不过是最糟的一种,所以,尚且可以接受。”巴拉斯坦然回答道。

“多年算计一朝落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如果只是做好自己,现在应该过得非常惬意,但那种蝼蚁般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巴拉斯,要么高高在上,风光无限,要么如今天一般受人嘲讽。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后悔,我为自己的梦想付出了一切,也做出了足够的努力。我就是我,那个没有人能够复制我,我失败只是因为有人比我更狡猾,将自己所有的弱点展现在别人眼前,而将最长的地方掩盖了起来,所以,他赢了,就像是我们的军事策略一样,总习惯于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到头来却被别人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是胜利者,而我是替罪羊,这就是现实。”巴拉斯振振有词。

“站在我们的立场看,我们并不在乎你们谁是胜利者,谁是失败者,我们在意的是你们永远不能再向我们发动战争。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你的哥哥执掌政权,显然要比你这个危险人物更利于世界和平。”魏斯不留情面。

巴拉斯看起来一点都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笑完之后,他以一种轻蔑的姿态说道:“是的,没错。他为了坐稳宝座,居然摧毁了诺曼帝国引以为豪的财富,那是一代代人不断巩固积累下来的无与伦比的财富。他居然妄图用一场政变将其消灭,真是可笑至极!有一种东西叫做惯性,但凡事物都有惯性,国家也不例外,历史也不例外!”

听到所谓的历史惯性论从巴拉斯王子口中说出,魏斯有些惊讶。在21世纪,有学者将一系列的历史事件归结为国家意志和历史惯性,魏斯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有哲理也符合现实的理论。对于那些封建王朝,特别是在政治财政军事方面都非常有说服力。

“如你们所愿,停战条约将诺曼帝国‘阉割’,军事体制遭到拆解。照此执行,百年之内,诺曼帝国不再有发动战争的能力,甚至连防御都很困难。你们这些现实而又愚笨的人,难道没有认真考虑过千千万万诺曼人的感受,他们会心甘情愿接受你们强加的和平?他们会心甘情愿接受一个懦弱的君主统治吗?他们会忍痛抛弃诺曼帝国数百年来自信坚韧强大的信心和荣耀吗?民心,便是历史的惯性。”巴拉斯傲然说道。

“不,你错了,民心并不是这样理解!”魏斯正义凌然地纠正,“人民真正的意愿,真正的需求是什么,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或许永远也不会真正了解。国家的强大,国家的兴盛,固然能让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但如果国家强大,并不能带来生活的改善,甚至让人民经常饿着肚子,这样的强大乃是虚假强大。人民一旦洞悉真相,便会毫不犹豫地唾弃这种虚假的繁荣。你们这些军事强人所推崇的战场上的胜利,建立在无数青年流血牺牲的基础上,建立在战争时期生活困苦的基础上。如果要说惯性,充其量是你们这些既得利益者,是你们这些意图靠着战功获得身份地位财富的人不愿意看到现在这种改变,而千千万万的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诺曼人,宁可国家不再对外征伐,也要生活稳定安康。”

听魏斯说完这些,巴拉斯的表情没有太明显的变化,但他静下来思量了一会儿,冷笑道:“好吧!洛林人原本是我们最瞧不起的老鼠,只会在雪林中躲藏,可是,总结这两场战争的失利,我们不得不承认,洛林人是我们通往胜利道路上一颗最不起眼却最麻烦的绊脚石。虽然洛林从来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但如果再来一次,我会给予你们足够的重视。”

说完这段算是恭维的话,他阴瑟瑟的笑了起来:“洛林的州长官阁下,我们或许可以打个赌,我坚信历史惯性会把那个可怜虫赶下王位,历史惯性会让我在万众的欢呼声中回到我的国家,坐上王座,而那之后,无论是用10年20年还是用50年时间,我一定会让它重新回到巅峰。”

魏斯没有跟他立下赌约,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个毫无意义的赌局,如果真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宁愿冒天下之大不讳,也要将这群随时可能挑起战争的恶魔击杀在返回诺曼帝国之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