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多多看书>仙侠小说>69影线 > 正文卷 1050.所谓强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正文卷 1050.所谓强者

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于禁就职的公司,在德国。

德国的IT实力,在如今这个年代,在欧洲,还是比较强悍的。

在欧洲,评定一个国家的IT业实力强不强,有几个很重要的因素。

科技产品出口、创新、研发和宽带普及率。

很多人能想象,马耳他这个只有40万人口的小岛国可能成为欧洲IT实力最强的国家吗?

估计知道这个国家的人都不多。

其实要说强不强,这真的要看根据什么标准来衡量。

科技产品出口量,创新、研发支出数额或者宽带普及率;衡量标准不同,得到的结果也不同。斯堪的纳维亚、挪威、瑞典、冰岛、丹麦等,在电信基础设施方面比较领先,在发达国家遍地的欧洲,也是顶尖的。而另一方面德国获得的专利数最多,是IT业强国。

还有一些国家则在科技产品出口额上占优势。

先说马耳他。

根据欧洲委员会统计机构eurostat的数字,2004年5月加入欧盟的马耳他,其高科技产品的出口收入在其总出口收入中所占比例在欧洲国家中排名第一,占55.9%。eurostat的高科技定义包括计算机,消费电子产品、制药、医疗器械和飞机制造。而它定义的高科技服务几乎都是与IT有关的,包括电信、计算机及其相关活动和研发。

横向对比,爱尔兰政府在吸引apple、Dell、Intel等大厂的投资上下了很大力气。这些厂商在爱尔兰建立了面向全欧洲的工厂和分销服务机构。但是,爱尔兰的高科技出口收入仅占其总出口收入的29.1%。而米国这一比例为27%,扶桑为22.8%,英国为22.7%,法国为20%,德国仅为14.8%。

马耳他的高科技业在另一层意义上也让人感到惊讶,那就是其产值的惊人。根据eurostat的数字,2002年,马耳他制造商的年平均产值为2100万欧元。这一平均数是由为数不多的几家大公司抬高的,如汽车开关与传感器制造商methodeelectronics公司马耳他分公司,以及号称马耳他最大出口商的sTmicroelectronics马耳他分公司。

但是,这个岛国只有不到290家高科技制造商。而意大利拥有3.4651万余高科技制造商,是欧洲拥有高科技制造公司最多的国家,几乎是德国的两倍。意大利的高科技制造商占其全部制造商的6.3%。不过意大利高科技制造公司的数量尽管比德国多,但其规模却比德国公司小很多,平均产值仅为德国公司的1/3或更少。

由此可见,马耳他在IT业上,实力可以说是相当强悍了。

而另一个IT业极为强悍的国家,不用说,就是于禁所在的德国。

德国突出的地方是高科技制造企业在全部制造企业中所占比例最高。2002年,德国共有19.67万家制造公司,其中9.8%,即1.93万家为高科技公司,而欧盟25个成员国的平均比例为6.3%。但有些奇怪的是,德国高科技制造商的产值略低于低科技制造商,这两类制造商的平均产值均在600万至700万欧元之间。

不过怎么说呢,德国的IT业是除了变态的米国IT界之外可以说是数一数二了。

而且德国IT公司不同于咖喱国那种给人当小弟的打下手,也不同于扶桑的大工厂。是真正有核心技术的一流公司,虽然数量不可能和米国相比。所以有那么几家公司是足以匹敌米国IT巨头的,这是在其他国家IT界不可想像的。

比如说西门子,不用多说,绝对的巨人,堪比IBm。

saP,在办公软件上仅次于oracle,在米国市场上也可以风声水起,打得一大堆米国公司没脾气,很是为欧洲长脸。德国电信,这个不用多解释,世界各国的电信公司都一个样。英飞凌,芯片巨头,比amD强多了。computergroup,一家欧洲内还是能算顶尖的软件公司,虽然不算是顶尖,但实力也不差。

于禁所在的公司,就是大名鼎鼎的爱思普,也就是上面提到的saP。

这家公司可不简单。

成立于1972年,总部位于德国沃尔多夫市,是全球最大的企业管理和协同化商务解决方案供应商,世界第三大的独立软件供应商,全球第二大云公司,在全球有120多个国家的超过172000家用户正在运行saP软件。财富500强80%以上的企业都正在从saP的管理方案中获益。saP在全球75个国家拥有分支机构,并在多家证券交易所上市,包括法兰克福和纽约证交所。

这家公司成立的时候,正是IBm大型主机风行的时代。而当时所谓的应用软件市场,例如企业用的财务管理软件,才刚在起步阶段。虽然IBm销售出超大型计算机时会“附赠”这种软件,但通常研发应用软件是客户自己的工作。每位客户都得重新设计相同的软件,花费重金聘请计算机顾问。因此,每次为企业的编程开发都是一次庞大的重复劳动。

五位saP的创始人当时都是IBm德国分公司的软件工程师,他们建议IBm为大企业项目编写现成的软件供企业自由选用,但IBm拒绝了这项建议而执意采用定制软件。

在自己的“少数派报告”被忽视后,五人决定离开IBm自己创业,开发标准软件。1972年4月1日,saP公司成立。当时,没有人会想到有一天它会成为世界最大的企业应用软件供应商。

于禁能加入到这家公司里,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和天赋,说实话,周方远时由衷的为他高兴。

至于说于禁心中潜藏着的,想要超越周方远的想法,其实并非完全不可能实现。

就国内IT业而言,其实有很多人都是曾经在国外的大公司任职,然后辞职回到国内创业,最后打下一片江山的。于禁的人生已经发生了改变,谁也不知道他未来能走到哪一步,只能说,周方远对此保持着强烈的期待。

再说说其他欧洲国家。

英国共有1.18万家高科技制造商,在其制造商总数中占7.2%。英国的高科技制造商生产率较高,平均产值接近1000万欧元;相比之下,该国非高科技制造商的平均产值为400万欧元。与英国相比,德国非高科技制造商的产值相对较高,可能是因为英国传统重型制造业正在消失,而且英国又在发展服务业。英国的高科技企业的雄心更多地显现在服务领域而不是制造业。尽管英国和德国人均服务业公司数量大约相同,但是英国服务业有19%涉及高科技知识和信息服务,而德国这一比例仅为4.4%。

法国的高科技制造商生产率也较高,其1.61万家高科技制造商的平均产值接近900万欧元,而其余制造公司的平均产值仅为400万欧元。

研发投入是帮助公司以及国家在市场上保持领先地位的一种方式。根据eurostat的统计,2004年欧盟的平均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9%,而米国这一比例为2.59%,扶桑则为3.15%。

在欧洲,54%的研发投入来自企业,其余则来自政府。而在米国,来自企业的研发投入占63%,扶桑则为75%。

欧洲委员会希望到2010年,欧洲的研发支出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而且其中2/3来自企业。

那么各个欧洲国家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呢?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离这个目标最近。芬兰2004年的研发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51%,实际年增长率为4%。此外,超过2/3的资金来自企业。

瑞典的比例更高一些,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74%,但是其支出实际每年降低2.1%。不过瑞典达到了2/3支出来自企业的目标。

丹麦的研发支出是国内生产总值的2.63%,年增长4.3%,其中61%是私营企业资金。德国的研发支出为551亿欧元,略低于丹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49%,其中2/3来自企业。

法国的研发支出增长同样缓慢,研发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左右,其中一半来自企业。

法国想通过向国有实验室提供资金的激励措施来提高企业的研发投入力度。该项激励措施将参与这项计划的研究中心命名为carnot实验室,并仿效德国的Fraunhofer研究所网络的运作模式。这项激励措施将于明年开始启用,法国研究部将向赢得企业研究合同的实验室提供政府资金,资金额度跟实验室与多少私营公司合作有关,起步额度是4000万欧元。

企业和国家的研发投入产生的效果比较难以量度。

欧洲委员会公布的“2005年欧盟企业研发投资状况”报告,该报告对欧盟研发投入排名前700的公司和其他地方研发投入排名前700的公司进行了比较,按照研发支出与净销售收入的比值以及净利润与净销售收入的比值对参与调查的大约200家IT和电信公司进行了排名。初步分析表明,在研发投入和赢利之间没有明显的联系:赢利排名前10位的公司没有一家进入研发投入前10名;研发投入低的公司也不是赢利最差的公司。当然,在开始投入研发和开始获得收效之间有很长时间的延迟。这种过分简单化的排名方法只能适合一种情况:某个行业中的公司10年或更长时间以来一直以相同的进度向他们现在正在销售的产品进行投资。

如果今天的利润无法表明今天研发项目的实效,那么还有什么其他方法来衡量创新?一种方式是衡量所获得的新工艺和新技术的专利数,这可以更直接地反映研究人员的劳动成果。但是,要用这种方式衡量欧洲的IT业,还有一些欠缺,因为欧洲的大量创新在软件领域。由于欧洲议会拒绝通过“用计算机实施发明”的建议法令,软件的专利问题在欧洲仍然处于灰色地带。

不过,在计算和电子通信技术领域,研究人员正在为大量发明创造申请专利。根据欧洲专利局的统计,2000年至2004年,欧洲在这些领域获得的专利数几乎翻了一番,从2819项上升到5615项。在所有欧洲国家中,德国获得的专利最多,有741项IT专利。排在第二的是法国,IT专利为466项。芬兰有288项,英国和瑞典分别有238项和221项。

但放眼全球,在欧洲专利赛场中,欧洲国家还只是小玩家。2004年,欧洲专利局批准了米国申请的1749项IT专利,以及扶桑申请的1192项专利。2000年,这两个国家合起来的IT专利数几乎占欧洲的2/3,当然2004年这一比例有所降低。

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在一份有关德国2005年科技业绩的报告中提到,瑞典、英国、米国和扶桑获取信息与通信技术专利的年增长率在下降,但是芬兰似乎没有下降的趋势。该报告说,传统上,德国的专利申请还未进入这类尖端领域,不过德国正在向这个方向发展,因为这里蕴含着最大的增长机会。该报告还说,要挖掘出这样的增长潜力,必须在宽带通信基础设施上有更大的投资。

根据IDc在2005年6月发表的报告,丹麦在2004年末时宽带普及率达到了18%左右,芬兰、瑞典和挪威在15%左右。而法国和英国接近10%,德国则更低。这也表明,试图确定欧洲IT实力最强的国家,就像试图击中一个正在移动的目标一样不容易。

当然了,看似强大的欧洲、米国和扶桑,也就是这会儿还能嚣张嚣张了,因为不消说,未来必然是属于华夏的。

别的不说,光是一个智能手机,就已经把一众欧洲公司按在地上捶了,包括米国也是。

就说手机产业,如今放眼全球,曾经的老大哥诺基亚,是欧洲的老牌强企了,如今手机业务已经几乎停滞。米国方面的摩托罗拉,如今也在苟延残喘。就算是水果手机,也仅仅能在北美地区和远方手机抗衡一下,这里面有多少政治因素就不说了,就单说市场的选择,远方手机作为智能手机的“鼻祖”,本身成本也相对较低,加上如今新版本安卓系统的自由度和稳定程度,虽说不至于完全碾压水果的ios,但也大差不差吧。在北美地区,之所以双方僵持不下,原因是非常复杂的。

但在世界其他角落,几乎没有哪个手机公司能够和远方手机抗衡,前世手机领域双巨头之一的三星,如今在手机业务方面,完全就是个弟弟。他们卖出去的每一部手机,就要交付给远方集团200块钱的系统授权使用的费用,一台手机200块,一万台手机就是两百万。看似不多,可智能手机这东西,未来是要遍及全球的。

全球几十亿人,最少有三分之二的人在使用智能手机,这里面又有大概三分之二的人用的是安卓系统,可以想象这是多么大一笔收入了。

远方集团也从未考虑过要让其他厂商免费使用这个系统,前世大g公司这么做,原因什么的且不说,远方集团就不会走老路子,我们就是比Ios自由,稳定性和优化也不差,那么为什么要免费呢?没有这个道理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